关于老街

期许老街一个美好的未来

1.未来的老街

万国庆(黄山市城乡规划局局长) :

未来20年怎么办? 我们要制定一个好的规划,对下一步提出一个更高的目标、标准和要求,至少要参照世界遗产的目标管理。只有这样才能把老街作为历史文化的一个样本,才能把老街榜样竖起来。

汪炜(市政协教科文卫体主任):

我在屯溪长这么大,感觉屯溪建设不是越来越大了,好像屯溪现在是越来越小,小到了几乎没有立足的地方。过去屯溪老街,有山有水,现在已经是很小很小了。希望还我们的山,还我们的水,让屯溪老街能看得见山,能够模得了水。把我们的真实的历史和文化展现在世人面前 。

俞滨洋(住房和城乡规划司副司长):

老街这些规划,是一个高标准高水准的。屯溪按照这样的思路来加强和提升转型,我确实看到20年以后里程碑的影子。一个好的规划有三个方面,有面向世界的国际视野;面对实际它是接地气的,不是克隆抄袭;面向未来,它是有套路的,是一个组合拳。定性就是针对问题拿出方略。老街这个规划令我很感动、振奋;定量有指标,定性有风格。我认为这个风格,老的还有新的包括过渡地带有充分考虑,尽管有的提法有的专家提的也是很有道理。这里有一个大的提法,不是把它当作大的历史街区,而是名城。从历史文化名城角度考虑,我觉得很有前瞻性。最后就是定时,有一套实施的措施,非常好。现在非常重要的,就是这个历史阶段,不仅在黄山、安徽,在中国550多个历史文化街区中,老街我的独特性, 我的“中国之最”在哪里? 而且这个“中国之最”要和市场捆绑在一起。历史文化街区保护一方面不仅仅强调市场,但是另外一方面面对市场经济,面对市场对资源配置起主导的作用,要考虑到底我们走什么样的路? 围结着“中国之最”,乃至于“世界之最”,我们街区在世界历史文化名城之中,我们到底独特在哪?如果是在中国是最有特色,有可能吸引全国各地人民来。你要服务的对象是中国人,包括从旅游的角度,在保护的前提下搞旅游没有问题,关键就你有没有较大的服务能力。你要是“世界之最”,吸引世界的游客,你能吸引多少来?实际上在这条街上卖得最贵的东西,不是当地的东西,是河北的一个手艺人卖的壶,画的是徽州的风俗。这也是新的业态。传统手艺还有创作提升的空间。还有乌镇的保护模式我们怎么学? 乌镇运用互联网技术保护,我们可以做什么方面的文章?围绕这个街区,站在整个名城保护格局下,到底是几个中景小景。已经有了的,怎么保护好?没有的怎么点缀?怎么万绿丛中一点红?怎么向大家展示,怎么有机地结合?城市修复、生态修复,增绿,增公共空间,增道路、停车场,应该减少开发强度,疏解空间,减少相应破坏。

 

2.未来老街的三江交汇格局

赵万民(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理事) :

目前屯溪老街最值钱的,是老街的山水格局。老街包括建筑、以及老街所改造的、下一步在片区还要做的,都依附在山水上。所以老街的规划要真正把山水格局说清楚,说明山水格局是如何形成的。而且屯溪、黎阳、阳湖三个片区都同等拥有这样的山水格局。黄山文化在今后的发展空间里,屯溪有相当大的文化位置、发展位置和历史位置,要给它提供一个相当大的战略空间。

钱川(中规院屯溪老街保护规划项目组成员):

1993年第一次提出把三江三岸纳入保护之内,这是第一次把整体环境的理念引入到保护之中。老街一直是省级交汇点,屯溪从单一的贸易市镇向综合城市转变,开始于清代。这个时期在屯溪老街南岸,新安江北岸形成三个重要码头,而阳湖渡口是和老街联系非常重要的渡口。三镇通过水运交通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民国之后,城区老街成为院南地方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当时是三江三岸,从黎阳由西向东逐渐跨江发展,形成一个带状街区发展格局。1966年阳湖出现了,三镇的格局就已经开始形成。新中国成立以后,老街逐步向东进行拓展。1966年开始,老街和阳湖之间兴建新安大桥互相联系;1986年老街开始编制保护规划,核心范围得到了非常好的保护。屯溪三江三镇是共生聚落,他们之间互动发展关系非常紧密。黎阳是三镇聚落的一个起源,同时也是一个带状商街;阳湖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一直是处于一个自然湖滩和村居宅地特色状况。

贾蓉(北京大栅栏琉璃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

历史文化街区是我们城市的金名片,但是对于金名片到底怎么去理解它,金名片含义是哪些方面?它可能不只是老的有历史的,而是承载着这个城市的精神, 是最直接最深刻、最能够引起人类精神共鸣的地方。我们能够集结更多精神力量在一起的刷子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从历史文化街区开始,而且这块能够构成城市发展的内核,或者建构未来发展的方向和路径 。回顾历史,这个金三角(屯溪、黎阳、阳湖)很重要,它是城镇村共成村落。以前徽州是无徽不成镇,镇是非常重要的地方。现在金三角是否能建立一个城镇群,成为城市非常重要的一个核和未来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圈? 金三角以前就是一个村落,现在变成城市希望区域的一部分。联动金三角和宏村这些非常有名的镇和村,形成好的生态,未来提炼和形成更高的城市精神。对于黄山来讲,可持续一直都是精神力的体现。现在各个方面已经不缺新的理念。这些新的理念到底对于实践的指导有多少,转化到实际成果的有多少? 要有一个实施层面的计划来保证操作性,可持续性。一个是政策方面, 需要有实质性保驾护航的政策,,一个是全民的教育。 对于实施主体,历史文化街区都不应该是开发商。

 

3.保护老街的风貌

刘仁义(安徽建筑大学教授):

老街是民国以来徽州地区政治文化中心。规划要考虑对周边的交通进行优化,首先确保演江路不能通车。关于徽州餐饮文化体验区,新的建设形态跟徽州建设形态是有一定出入的。要对建筑风貌控制,屯溪不仅仅是老街,而且老街的周边不仅仅是老街,要纳入城市整体风貌控制,保持徽州建筑风貌持色。

钟舸(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

规划要探索和建构城市空间构置和技术方法,加强与城市设计的结合, 建立起更加细致、具有针对性的可操作空间控制技术方法。技术方法是非常重要的。实际上整体保护一个基本方法就是我们在公共空间建立起整个名城和街区的整体性。街巷保护应该成为在规划控制技术上非常重要的内容。第一个加强对结构性空间保护和控制以及表达;第二个加强形态学的保护,对形式、风貌要进行保护和控制;第三个深化保护导则的编制方法,在保护整治制度方面下,建立起更加全面和覆盖面大的城市保护要素库。


4.项目实施

杨海婴(黄山市屯溪老街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屯溪老街公司作为一个主体来进行老街项目的实施工作。秉承着整体保护,积极保护的原则,保持历史文化街区历史载体真实性,历史风貌完整性和生活状态的完整性。一是整体保护;二是对老街旅游基础设施进行改造;三是交通整治工程,包括内部交通和外部交通以及整个环形的交通,既解决防洪问题,也解决汽车、人流混合带来的压力问题;四是消防工程;五是智慧景区建设;六是接待能力的推进工程(目前老街的游客一年大概500万—700万人次左右),目前这个客流量对老街压力非常大,但是周边没有人去,所以我们想通过老街改造提升能够让更多人停得下来,坐得下来,同时让老街区域里面能够容纳更多人。对于老街里面相当一部分的危楼公房,把它改造成民宿,让喜欢体验徽州特色的人能够来体验;七是文化旅游休闲设施建设,沿滨江路改造,针对老街服务设施不足打造差异化业态,解决老街留不住人、业态单一、不够丰富等问题;八是徽州文化展示,通过建设各种个性化的小型的博物馆,还有体验式书画、古玩市场,使它成为真正的徽文化展示的窗口;九是文化建设,通过滨江路改造还原一部分老徽州人能看到老河街的感觉,同时再增加一些码头的建设,把新安江充分地利用起来,把三镇三江利用起来;十是业态打造,提高业态,丰富业态,提升档次。

朱自煊(清华大学教授):

滨江怎么处理?要考虑传统怎么继承。屯溪老街,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应该转过脸来了,成为一条休闲街。滨江路是屯溪老街最最重要的脸面。脸面怎么做,休闲上怎么样,交通的功能和需求如何?这些方面再加强建筑设计、整体设计。在功能上、形象上不要做留下遗憾的东西,我觉得是一个环境的艺术。

阮仪三(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

在河这边看对面古桥,很难看,都是新建的房子,山这面也是这样,应划定保护范围。可以借鉴上海外滩,上海把外滩控制住,没有那些新街、洋务楼进来,没有允许跟它性质不同的建筑进来。地域上考虑,空间上也考虑,建造成一些很好的理想的坊街。

周萍(陕西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

基础先行,要保持生命力和活力。现在让居民、游客住在过去那种没有上下水的地方,这是不可能的。技术先行里面可以增加一些与时俱进内容。渐进式发展要保持的就是规划先行、中间控制先行。

刘仁义(安徽建筑大学教授):

历史街区保护,可能更多地要挖掘一些文化,要注意一些文化传承。比如说真实性,可以说目前在真实性的指导下做了很多假古董。为了真实,把本来修复的东西,反过来要跟以前的一模一样,去做假“真”,很多人是这么理解的,包括很多专业的“真”就这么理解的,把假的东西做成真的一样。比如说基础设施先行问题,具体实施过程中缺乏技术指导。有些东西要从基础抓起,如保护规划问题,要尽量做得科普一点;规划设计的行业里面,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建筑实施要专业。规划监督管理十分重要,比如说你生了个孩子,就是丢了,你也不养他了也不管他了,最后变成地痞流氓。做个规划可能还解决不了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过程中的问题,还要做得更深入,而且还要更具体,尤其是保护规划做了以后要跟踪服务、跟踪落实、跟踪监督。

伍江(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副理事长、同济大学副校长):

对于老街改造提升提几点建议:一、现在整个屯溪老街保护得不错。但目前屯溪老街它就是一条街,尽管街边也有一些商业业态,但是人气不足。我建议通过增强老街的混合功能来解决这个问题。二、新的老街规划还是比较拘泥于传统的保护规划和保护范围,规划要面对未来的建设行为。老街中心,大部分不可以拆,那么这些非拆除性建筑,非常重要。应在规划中“规范立法”的范围内增加非建筑类,通过规划统筹,或者引导来保护这些非拆除性建筑。三、交通是关于老街保护与改造提升的一个瓶颈。四、把跟徽州没关联的建筑放到这里是不三不四、不伦不类的。


5.交通改造

钱川(中规院屯溪老街保护规划项目组成员):

从交通来看,屯溪老街可能和其他地区历史文化街区不一样,它本身就是城市有机体的重要位置。怎么样结合民生考虑这个地方的交通的问题,我们需要从更大的视角,从整个城市的角度来考虑,才能够解决这问题,而不是单独把它作为一个景区内容解决。外部交通问题,总规提出来建设一个保护环,现在实际上没有形成;停车问题更加严峻, 整个老街目前停车位是579个。其中没有居民的停车位,大量车停在延安路和滨江西路,也没有旅游大巴停车场。虽然说我们在20年中,屯溪老街基础设施改善是一个样板,它的成效非常显著的,但是在新的时期我们要去思考基础设施如何与老街本身,与老街本身文化发生关系;要利用新的基础设施的建设手段,把老街文化反映出来,把它彰显出来,体现出特色。同时要考虑传统文化如何展示,徽州文化遗存有机展示,如何激活和提升商业街的商业文化活力,包括传统工艺的流失,优秀文化活动的流失。

 

郑路(扬州市古城保护办公室主任):

交通在每一个规划里面,都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一部分。滨江西路,从整个屯溪街区来分析,这条路可以不需要,结合屯溪的山水格局可以改为步行街。对于一个历史街区,原住老百姓的交通问题是不是在这一地块解决,还是在大范围解决问题? 而且这次规划,虽然是做屯溪老街规划,至少结合紧密相连的黎阳、阳湖,有些要求可以在那里面配套解决。

赵万民(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理事):

交通结构,要考虑到结合整个城市规划发展和老街的保护,老大桥今后应该不太具有现代机动车通行状态,它应该具有的是古代那种人行的, 或者车马行的。三个历史片区要形成环形,第一环是对历史街区的,包括怎么处理江心洲问题;第二环在北边打通山的隧道,南边连接南滨江路,再到西边文峰路,再到新安大桥;第三环形成城市边界的发展。

阮仪三(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 :

还要关注老街的人口,现在有多少人流,今后准备多少人流。现在很多老房子都是空的,要考虑到旅游的结构以及业态发展,和来这里旅游的人。

周俭(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名城学会副主任委员):

老街作为三江口三个镇的连接,那种空间关系对屯溪老街中心非常重要,保护一个名城也好,一条街也好。在空间上,应把历史景观作为整个把控规划的大方向。对于滨江路,原来的街和码头是一种天然的联系,如果说把滨江路留着的话,天然的联系被隔断了。历史街区的整体是和山水天连在一起的。滨江路的改造没有什么难度,必须要做到。滨江路拿走了之后,重建是重点。当年没有滨江路,都是历史空间和沿江街巷以及房子包括纵向垂直的房子;有了滨江路,历史空间吻合度好像弱了,反过来就是城壁太大了,房子少了绿化多了,只是把滨江路当作现代绿化带。其实在城市中需要一条休闲的甚至生态的一条街。

现在老街这个路口,走下去下沉, 这个空间形象能够改变一下。如果能够有街区过渡好很多 。老街东头的历史文化建设,破坏的改变的非常大。规划要对一些非住宅的甚至包括一些住宅提出空间布局的要求。现在空间系统乱,从新安北路进来是非常大的问题,原来从江边进来非常顺。


6.业态打造

万国庆(黄山市城乡规划局局长):

我们扩大空间让游客留下来体验,滨江路必须要改造。如果不改造,老街永远被延安路、滨江路堵在里面,老街不可能成为历史文化街区保护的样板,所以我们做了一个规划,以问题为导向。关键是怎么能确保按照规划来落实,往往有一个整体和局部的问题,局部利益和整体怎么去平衡?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当时老街有一个木结构的店面被一个浙江人拍下来,进行改造,当时是允许的。从老街看起来还是两层,但是后面做夹层,然后再往后面老街就看不见了。把木结构全部替换成钢结构,当时觉得这种感觉很好,能解决里面的卫生条件,建设了厨房、卫生间,满足生活的要求,当时也是一种方向,但是现在发现不行了。老街有260多户店面,有将近三分之一,都是按照这种模式改造店面的。规划部门批的时候不允许再做钢筋混凝土了,耍了一滑头,我们曾经有过老街新房屋拆除前必须要由房管部门对原来的产权吊销,你只有通过灭迹的方式才能进行改造。但是后面缺失了,我们也想对这栋房子采取法律手段,但是无济于事,他利用周末的时间,一百平方米一夜之间建起来了。这就是我们管理当中一些问题,所以老街的管理就是一个立法问题,一个监督的问题。

屯溪老街当时在全国是第一个由政府对街区制定管理办法的地方,1997年建设部规划司就把《老街保护区管理办法》作为比较先进的典型转发给全国,要求推广。这么多年来老街也一直按照《老街保护区规划管理办法》来实施操作,但是在实施操作的时候往往感到力不从心。一定要通过立法形式把规划强制性内容固化下来,采用人大监督的方式,确保规划的落实。从老街全国历史街区来讲,如果我们在管理当中不当,肯定会造成一些灾难性的后果,比如说体量问题、强度问题、高度问题,都势必会影响到老街未来的走向。从历史街区这么多年走过来得到一个经验,就是强化立法工作,建立历史街区管理的负面清单制度,只有这样才有助于把街区保护管理做得更好。

赵万民(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理事):

屯溪老街,街面上都整理得很好,巷子里面、巷子再往后面走,可能就会有一些问题。为什么我们不能把巷子让老百姓自己来发展、自己来改造提升?让他们也能够火起来,让游客不仅仅是在这一条街上走,而且18条巷子全能够走进去串起来,这样子成为一个区域,屯溪老街的旅游就会以另外一种方式大大的提升,而不仅仅是在这样一条街上。现在公众参与方面做得不足,政府主要是制定政策,把政策研究好了,老百姓自己会去做的。

伍江(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副理事长、同济大学副校长):

屯溪老街是很好很老的,这里卖的东西要有特色,不至于和全国各地卖得一模一样。但这里面不仅要有种类上的分别,更需要在层次上、档次上拉开。

庄春地(周庄旅游发展总公司董事长):

屯溪历史文化街区有很大的发展的。它的定位,我觉得还是作为文化旅游商业街。今后这个商品怎么提高?目前它的商品我觉得是粗放性的,要慢慢把它精细化。民宿完全可以做的,这是今后比较大的发展方向,它可以起比较大的作用,可以让人来体验,可以在后宅里加强体验,还可以让很多原住民回来。历史街区的保护,要解决原住民的生活。你不要让每幢房子必须买到,年纪大的人不愿意做败家子,这是我们中国人一种传统,原住民要住下来受益就大。在规划上停车场很重要,不能太远。

王飞(新华社记者):

好的一定要褒奖,坏的一定罚。不得罪破坏古城的就得罪整个13亿人。不能部分脱离整体环境谈保护,街区式统筹育民,整体运营对整体和空间非常有用。

杨海婴(黄山市屯溪老街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老街品质提升由小及大推进,第一步整理鱼身,就是老区规划改造;第二步拓展鱼塘,把黎阳、阳湖和老街区域纳入统一管理,通过三马路桥、镇海桥改造,对包括黎阳IN巷等进行整个统筹;第三步把整个阳湖老城区纳入统一范围,作为真正的旅游城市来打造,统筹进行开发建设,凸显出山水城市格局。从实施的层面,首先通过立法,通过法律来确定老街保护规划的权威,保证老街区域的整体的格局、业态,再严格按照规划来进行来实施。其次,在不对老街区进行破坏的前提下,规划、改造老街的街巷,丰富业态,北连华山,南连新安江,将山水城凸显出来。对18条巷根据业态规划进行定位、更新。这个更新不仅是建筑本身更新,而是对业态进行更新,包括增加博物馆、书画馆,把徽州文化丰富起来;建立业态示范点,将我市乃至全省全国文化老街,引入老街业态,健康科学发展。再次,从公房入手。老街公房占所有房子面积将近三分之一,将近十万平方米。通过招租、资金补贴、商业推介一系列形式,鼓励非遗传承人入住老街,确定各个不同的展示区,包括徽文化展示、陈列、新安医药保健,歙砚徽墨徽笔、徽州三雕,徽菜等。第四,把徽派的艺术元素进一步注入进去。

第五,将改造后的滨江路作为步行街,作为老街补充的业态。

作为一个景区来说,我们希望能在屯溪老街,住民宿客栈、看民情街市、品徽州文化、尝徽菜美食、听老街故事。

王学海(上海千年城市规划工程设计股份有限公司总规划师):

结合屯溪提几点积极的建议。第一,屯溪一直作为一个旗帜性的项目,能不能做一个好的样本,能不能在管理体制的改革上面,走出一步来。屯溪现在整体的保护体系上面,能不能形成一个专门的部分,把管理和建设分开。然后把保护的管理和日常的政府管理形成比较好的方式。第二,就是产权体制改革,是不是能让老的公房向社会公开有偿招租,让社会各界的资金,或者各方都来参与这个保护。给予它40年或者更长的使用年限,前提是必须加以保护。第三,在立法立规层面,设定一些保护要求,但是不要宽泛,外形空间,历史建筑内部使用必须要更新的。我个人不太建议屯溪老街采用黎阳老街这种政府主导开发模式。尤其不要搞成一个开发商来承担整体的保护工作,不然整体的街区改造项目,有可能会被一个开发商捆绑。

真的希望不论是在屯溪还是在其他地方,能真正看到屯溪老街的经验和实力。